就在這短短幾年,有多位大學同學、朋友、老師不幸去世,有時真會讓人驚訝生命的脆弱,不過仔細想回來,也許,這是一種慣性的謬思,以為一切都會持續下去的假象;也許,這是一種感同身受的不捨,因為感覺距離自己如此迫近,以至於引發種種悲憐的投射。
然而,就像傳說中的2012世界末日一樣,末日或早、或晚一定會來,問題是自己的心安好了沒有?
對於逝去的,我祝福它,因為它們會再重新開始;
對於未來的,我接受它,因為它們是過去的延續,早已形成在我們感覺不到的時空;
對於現在正發生的,我體驗它,因為這是多麼難得的機會,讓我感覺到----我還活著。